片言居要,短文精教

片言居要,短文精教


——我这样教《左忠毅公逸事》


张正耀


  【教学缘起】
  《左忠毅公逸事》是一篇篇幅较短、内容较为浅易的文言文,教学上的难度不大。一次听课时,一位青年教师采用了传统的教法,他先从课文题目入手,然后引导学生逐段理解课文,在理解的同时帮助学生疏通课文里的一些文言字词,最后对课文的写作特点进行了分析。课上得有板有眼,井井有条, 教学目标一个不缺,教学内容一个不少,教学步骤一步不错,教学环节也一个不拉,但一节课听下来,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受这位青年教师的启发,我也尝试对这篇课文进行了教学设计,并进行了公开展示,实践下来,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教学效果。
  备课中,我首先考虑的是怎样努力摆脱较为陈旧的教法,教出新意,用最经济的方法,把短文章教得更精要一些,使课堂更加灵动一点。
  在研习课文时,我发现文章前三段的叙事有一个共同特点,这就是每一件事的最后都有人物的一句话。
  第一件事的结尾是文章的主人公左光斗对他的夫人讲的:“吾诸儿碌碌,他日继吾志事,惟此生耳。”
  第二件事的结尾是文章所涉及的另一位主人公史可法对其他人讲的:“吾师肺肝,皆铁石所铸造也。”
  第三件事的结尾也是史可法说的话:“吾上恐负朝廷,下恐愧吾师也。”
为此,我灵机一动,决定以这三句话为教学的切入点组织教学,从而达到“片言居要,短文精教”的目的。


  【过程描述】
  课堂上,在引领学生通读课文,基本理解文意的基础上,我引导学生这样来研习课文。
  师:在课文第一段的最后,左光斗说了这样一句话:“吾诸儿碌碌,他日继吾志事,惟此生耳。”他为什么这样说呢?
  生:他发现史可法是一个人才。
  师:他是怎么发现的?
  生:他在“视学京畿”时,在一所古庙中见到了写文章写累了趴在书桌上的史可法,看到了他没有完全写好的文章。
  师:那怎么能说明他对史可法的欣赏呢?
  生:他在离开寺庙时,解开自己穿的貂皮裘衣盖在他的身上,并且为他关上门,这就说明了他从史可法未完成的文章中,看到了这是一个人才,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生:课文中还进一步写到考试时,当吏官叫到史可法的名字时,他非常惊喜地注视着史可法,并当场批点他为第一名。可见他对史可法是非常欣赏的。
  生:不仅如此,他还把他叫到家中,让他拜见自己的夫人,并对夫人说了评价极高的话。
  生:他不仅高度评价了史可法,而且还把自己的事业托付给了他,认为他是能够继承自己事业的唯一人选。
  师:这说明他具有怎样的性格特点?
  生:这说明他思贤若渴,爱才若子。
  师:我们可以将左光斗选拔史可法的过程分为几个环节,每个环节可以用这样的词语来概括:   才,大家来试试看。
  (学生思考,讨论,交流,明确)
  生:觅才,惜才,选才,誉才。
  师:左光斗选拔史可法的经过,表现他爱惜人才,知人善任的远见卓识。他把史可法视作效忠国家的良才,自己事业的继承者,反映了他任人唯贤的磊落胸怀。
  师:文章第二段的结尾说,史可法经常流着眼泪对别人说:“吾师肺肝,
皆铁石所铸造也。”史可法为什么这样来评价他的老师呢?
  生:因为左光斗在狱中怒逐了史可法。
  师:你能说得具体一些吗?
  生:左光斗被诬下狱,史可法前往探监,左光斗严声怒斥,将史可法逐走。
  师:当时的情形是怎样的?
  生:左光斗知道史可法来探监,先是“奋臂以指拨眦,目光如炬”,怒视史可法,然后生气地痛骂他,并且摸索地上的刑具,做出投打史可法的样子。
  师:我们先来把左光斗痛骂史可法的话来读一遍,然后请同学把这几句话用现代汉语翻译一下。
  (学生齐读:“庸奴!此何地也,而汝来前!国家之事糜烂至此,老夫已矣,汝复轻身而昧大义,天下事谁可支拄者?不速去,无俟奸人构陷,吾今即扑杀汝!”指名学生翻译。)
  师:“老夫已矣,汝复轻身而昧大义,天下事谁可支拄者?”这句话与上文的哪句话是一致的?
  生:与“他日继吾志事,惟此生耳”是相一致的。
  师:这两者有怎样的联系?
  生:这说明左光斗将挽救国家危亡的希望寄托在史可法身上,这正是“继吾志事”的具体内涵。
  师:史可法冒死前往狱中探望,左光斗理该感动和高兴,可是他却严声怒斥,这似乎有些不近情理,我们该怎样来理解和评价他的这种反常举动?
  生:左光斗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唯念国家,这是爱国精神的具体表现,显示了他的高风亮节。
  生:他怒逐学生的目的,是要竭力保存精英,为国家的前途着想。
  生:他词语严厉,语重心长,在生死关头的铮铮铁骨、凛然正气和刚烈品质感人肺腑。
  生:这表现了左光斗在如此艰难危险的困境中,仍然不忘为国爱才、惜才,表现了左光斗希望史可法不要感情用事,要以国事为重的殷切期望。
  生:左光斗由气急而怒骂,态度愈严厉,愈能反映出左光斗对史可法的爱之深,期望之厚。
  生:他因弹劾魏忠贤,遭陷入狱,依然重于国事,轻于己身,教育史可法以天下为己任,他的识见、品格,让人敬佩。
  师:左光斗对史可法的殷切期望,对史可法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他在后来曾发自肺腑地说:“吾上恐负朝廷,下恐愧吾师也。”  为此,他是怎样做的呢?
  生:课文的第三段叙述了一件事:史可法在对抗明末农民起义军时,每次有警报,就几个月不上床睡觉,他让士兵轮番休息,可是自己在帐篷外面坐着。每到寒冷的夜晚站立起来,抖动自己的衣裳,铠甲上的冰霜散落下来,像金属响亮的声音。
  生:这些细节生动地刻画了史可法忠于职守、严格律己的形象。
  师:这与左光斗有什么关系呢?
  生:这正生动地显示了左光斗对他进行教育的结果,也说明了左光斗有知人之明。
  生:天气奇寒,史可法不敢懈怠,是左光斗的精神鼓舞着他,左公的遗训支持着他。
  生:左光斗的精神直接影响了史可法,突出了左光斗对史可法往日的教诲之严、熏陶之深、影响之大。
  师:史可法对抗农民起义军,是他的局限性之所在;但后来他督师扬州,拒降多尔衮,最后以身殉国,是值得高度赞扬的,这也是左光斗的教育的结果。这在清朝人全祖望所写的《梅花岭记》中有具体的描述,我已提供给大家了,请在课后自己阅读。
  师:“吾上恐负朝廷,下恐愧吾师也” 这句话与前面的哪些话相呼应?
  生:一是与“继吾志事” 相呼应,说明史可法没有辜负老师的希望,真正继承了老师的“志事”;二是与“老夫已矣,汝复轻身而昧大义,天下事谁可支拄者” 相呼应,说明史可法所担负的正是支拄天下事的责任,也是老师未竟的事业。
   师:左光斗与史可法之间的师生情谊是建筑在共同事业、共同抱负的基础之上的。  
   师:从中我们可以发现,“他日继吾志事”这句话是行文的核心,也是文章主旨的集中体现。
  师:我们能不能就此来概括一下本文的主体内容?
  (生思考,交流,明确)
  生:本文表现了左光斗忧国的精神、刚毅不屈的斗争性格和选拔人才的远见卓识;也表现了左、史之间深厚的师生情谊。
  师:本节课我们主要从文章中人物的三句话出发,来理解文意,体会文中所刻画人物的思想感情和精神品质,由此来掌握阅读文言文的一些基本方法。课上,大家积极思考,踊跃发言,较好地完成了学习任务。谢谢大家!


  【教后反思】
  长期以来,文言文教学的内容和程序安排,似乎较为固定,从所听到的课和所见到的教学资料看,从文言字词教学到写作背景,从课文内容梳理到写作特点总结等一路铺展开来,时间一长,形成了某种套路、某种模式,学生学习的情趣不高,教师也感觉没劲。
对《左忠毅公逸事》而言,似乎要教和能教的东西是很多的,比如:人物所处的历史背景及由背景所体现出来的人物的精神风貌,文章的短小精悍、以一带万的选材艺术,注重细节描写的笔法,用人物的相互映衬来表现人物关系的手法,运用多种手法对人物进行描写,甚至一些文言字词和句式等等。在本次教学中,我进行了大胆的取舍,用“精教法”组织教学,选取了课文中的三句话来串起对课文的解读。这样的教学切入,既给学生带来了一种全新的阅读视角,也使得课堂变得鲜活起来。教学过程中,教师不是把一些现成的认识或说法直接“灌”给学生,而是引导学生通过对课文中一些关键语句的赏读和玩味,来达到理解文意,并与文中人物产生思想共鸣的目的。
  与其它现代文教学不同的是,文言文教学容易走入一种纯技术操作的怪圈。似乎是为了考试的需要,人们往往把目光更多地投注到文言知识的教学当中,长期以往,学生也便形成了某种思维定势,认为学习文言文就是学习它的语言知识,而缺乏对文本人文价值的重视。殊不知,单纯的文言文语言知识的学习是非常枯燥无味的,其学习过程也是非常单调的。结果是,不但文言文语言知识没有得到很好的掌握,文言文的人文内涵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把握,可谓“驼子跌跟头,两头不着实”。也许有人担心,强调了文言文的人文价值,会不会影响到对文章的基本理解,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只要教学的着力点始终是从文本出发,从文章的语言出发的,我们的文言文教学课堂就会既实在又灵动,从而达到人文性与工具性的有机统一。
  从这节课的教学,我更加体会到,作为一位成熟的教师,他应该有自己的课堂教学追求。不人云亦云,不盲目跟从,在深入钻研课文、阅读大量资料的基础上,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如何上好课上,如何上出一节与众不同的课上,如何上出一节给学生留下难忘印象的课上。长期坚持,就能具有自己的教学特色,形成自我的教学个性,拥有自己的教学风格。


  【点评】


教法不同,效果迥异


江苏省兴化中学   柳印生


  同样教学文言文《左忠毅公逸事》,语文特级教师张正耀和一位青年语文教师,教学的重点不同,方法各异,因而效果也大相径庭。
  青年教师从讲解课文的题目起步,进而帮助学生逐段疏通课文字词,理解课文内容,最后分析课文的写作特点。有板有眼,有条有理,但学生被动接受,思维抑制,兴味索然。
张正耀老师可不一样,他在引领学生凭借注释和工具书读懂课文的基础上,抓住了课文前三段每段段末人物的一句话,引导学生反顾本段或全文。看似抓了“片言”,实因方位“居要”,因而能担得千钧,且以轻运重,带动了学生对全篇文章的领悟,激发了学生主动探究的精神。
  看到两位教者,运用两种教法,取得两种效果,我获得了两点启示。
  启示之一:冲破“茧壳”,刻意求新。
  几十年来,文言文教学几乎形成了一个自缚的“茧壳”:先是逐段阅读,甚至逐段串讲,逐字落实,进而分析写作特点,甚至概括主题思想,分辨精华糟粕。这一“旧面孔”,令人望而生厌;这一“老腔调”,叫人听而心烦。当年老教师、老教法运用这一程式,今天新教案、新教例亦如此刻板。
寻得了根源,我们本没有责怪年青的同行;找到了病因,我们可不能再抱残守缺。张正耀老师另辟了新途。他围绕文章前三段段末三句话,设计了步步深入的三个主体性问题和多个辅助性问题,引导学生读书、思考、探究、体味。学生思维活跃,见解深刻,兴味盎然,就是明证。
  “喜新厌旧”,在婚姻道德范畴内,是一个带有贬义的词语。可是,在语文教学领域内,却应该得到肯定与褒扬。同树寻异枝,同枝寻异叶,同叶寻异花,同花寻异果。即使教学同一篇《左忠毅公逸事》,方法也远不止上述两种。“志在新奇无定则”,这一古训深有道理,对今天的文言文教学尤具现实意义。
  启示之二:潜心钻研,深得“三昧”。
  和先秦诸子的文章相比,明清散文语言的“障碍”确实不大。但要真正读懂、读透,领悟其诀要,亦非易事。那位青年教师虽然凭借课文注释、工具书和自身文言功底,已经读懂了《左忠毅公逸事》这篇课文。但细心推究他所设计的教学环节与方法,就不难发现,他并没有完全领悟方苞这位“桐城派”大家文中孤诣的苦心、独运的匠心。
  张正耀老师依据前三段段末人物的三句话,设计的三个主体性问题,正是深入了文章的“精髓”,把握了文章的“经脉”。而要达到这一境地,则必须对所教文章潜心钻研,深会其意,深悟其妙,方可引领学生身临其境,深得“三昧”。为什么有些语文教师,经常纠缠于文章的细微末节,甚至被搞得目眩神迷,不知所之?原因之一就是读书苦功下得不够,研究无法深入。
  语文教师要教好一篇课文,首先得深钻这篇课文,读懂这篇课文,读透这篇课文。应该按照作者的认识认识作者,遵循作者的思路探究思路,紧扣作者的语言理解语言。教学方法的科学设计,教学环节的合理安排,应该是潜心钻研所教文章的必然结果、必胜结局。反之,如果丢开了对课文本身的深刻钻研,而去设计教学方法,安排教学环节,则无异于缘木求鱼,必然会事与愿违。


(柳印生:江苏省著名特级教师,江苏省突贡专家,江苏省兼职督学)

《片言居要,短文精教》有4个想法

  1. 似乎我们有时教文言文只是停留在字词上,从某种程度上讲,就像是在教英语。让人很是费解。
    拜读张老师的大作,犹似坐在老师的课堂之上,加之柳老精彩点评,更是让人茅塞顿开,受益匪浅。
    问好张老师!

  2. 《新课程》G4纯教育类刊物,全国公开发行,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等各权威网站全文收录,三号齐全,全国各大邮局均可订阅。
    且有省级报刊可发表,CN刊号,出刊快,费用低,全国公开发行,知网全文收录。
    咨询QQ:309320095,手机:18310276099
    责编:张焕君,诚邀各地区实力代理合作
    投稿邮箱:zhanghuanjun2008@126.com(注明:姓名,单位,电话,Q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