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有效教学”的三个维度

实施“有效教学”的三个维度


张正耀


  追寻“理想课堂”的前提是追求“有效教学”,对于什么是“有效教学”,如何实施“有效教学”,人们也已有了不少的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总括起来,所谓的“有效教学”是指在语文课堂教学中,学生的知识、技能、情感、思维品质等都得到了变化和发展的教学;是教师的教育思想、课程理念、业务技能和教学艺术在引导学生学习的过程中,与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学习品质得到高度融合的教学;更是师生相互启迪、共同影响、协同进步、不断发展与成长的教学;说到底,是语文课堂教学改革的进一步深化、细化和精致化的必然产物。通过进一步实践和系统的研究,为使我们对问题的认识更加全面,对问题的思考更加深入,对问题的研究更加广泛,笔者认为,对“有效教学”的认识,还需在下列三个维度上作进一步的探讨和研究。
  一、“有效”与“实效”
  
从字面上讲,“有效”是指“管用,能起到作用”;那么,我们可以说,在教学中,只要教师的教学对学生学习知识和形成学习能力有帮助、起作用,那么我们的教学就是“有效”的教学。事实上,我们的大多数人,就是这样来理解“有效教学”的。对这一点,有两个问题需要搞清楚,一是教师的教学是否“有效”,由谁来作出评价,是教师还是学生?如果教师认为“我的教学对学生是有作用的”,但学生却认为没有作用,那么这样的教学还能认为是“有效”的吗?比如在语文课上,我们经常看到有的教师在进行所谓的“人文教育”时,给学生讲一些枯燥的“大道理”,把语文课上成了政治课、班会课,教师认为这是体现语文的人文性,而学生则感觉这样的课没有意义;二是教师的教学可能对一部分学生起到作用,而对另一部分学生却不能起作用,这样的教学能不能认为是“有效”的?如语文课上常见到一些教师进行“课外拓展”,其中的大部分内容只有少部分学生有一些相关背景知识,更多的学生处于“陪听”的位置,根本不知道教师所讲的是什么。这就碰到了一个教学“实效”的问题。
  毫无疑问,“实效”指的是实际效果,检验教学有无实际效果,其着眼点只能是学生,只能是所有的学生。我们的教学,是“教学生学”,如果我们把教学目标、内容、程序、方法等还定位在教师的“教”上而不是学生的“学”上,那么,这样的教学,如果说是“有效”的话,充其量只能说是“教得有效”,而不是“学得有效”或不是所有学生的“学得有效”,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效教学”。一切教学的成败,就在于我们有没有把“教学”定位在学生的“学”这一基点上。
  有“实效”的语文教学,包含这样五个层面的意思:
  一是符合学生实际的教学。教师的教学要遵循学生的认知规律,对学生的认知结构和认知水平要有足够的把握,要对学生的实际学习状况有很具体的了解,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有对学情有了清楚的认识,教学才能做到“靠船下篙”,教师所组织的教学活动也只有完全符合学生的学习实际,才会有实际的效果;
  二是迎合学生需要的教学。教师要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和心理期待,要能够“明明白白我的心”,清醒地认识到“攻心为上”在教学中的巨大意义,使自己的教学做到“对症下药”,“只有合适的,才是最好的。”寻找并确定学生的“最近发展区”,让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跳一跳就能摘到果子”等都是具有教学实际意义和价值的成功做法;
  三是切合《语文课程标准》对教学的要求和各类教学资源的实际使用价值的教学。教师和学生共同面对的学习对象是根据《语文课程标准》而编制的各类教学资源,所以对《语文课程标准》中相关教学要求的学习与消化,对《语文课程标准》中所确定的目标在课堂教学中的进一步细化与落实,对各类教学资源的实际使用价值的研究,就成了教师所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
  四是吻合教师个人的能力与水平的教学。教师的学术背景、课程视野、教学技能、教学风格等都对教学的效果有直接的影响,教师在苦练教学“内功”的同时,还要注意不能一味迷信“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只搞“拿来主义”,乃至“邯郸学步”,丧失自己的教学个性。对课堂教学,教师要有自己的思考和认识,对文本的解读有自己的见解和看法,对已形成的且在教学实践中已得到学生认可的也是行之有效的好的教学方法和教学模式,要在实践中不断总结、反思和提高;
  五是适合社会和时代发展需要的教学。语文课堂教学的源头活水是社会生活,语文教学的内容一定要与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要引导学生关心社会、关注生活、关注现实,让学生“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用自己所学到的知识去思考、分析、探究、解决社会生活中的一些问题,使学生的学习融入现实,融入社会,融入自然,融入生活。
  二、“有效”与“能效”
  
课堂教学中,我们常常可见这样的现象:教师所确定的教学目标很明确,为学生的学习所准备的内容也很充分,所采用的教学方法也很有效,教学程序也很合理,但实际的教学效果有时并不理想。特别是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对课堂教学提出了“大容量,高密度,快节奏,综合性”的要求,几乎把“效率”就单纯地理解为“单位时间内完成的工作量”。笔者听过一节高三语文复习课,内容为“鉴赏古代诗歌的形象”。从教学内容看,整节课教者“教”了如下内容:1.古代诗歌中有哪些“形象”?2.组成这些形象的元素有哪些?3.如何鉴赏这些“形象”?4.我们怎样解答此类题目?任教过高三的教师一看就知道,这节课的容量太大,教者所确定的教学内容太多。从大的方面看,这节课有让学生去认识的,如1、2两点,有让学生去实践的,如3、4两点,在一节课中要完成这两个任务,就只能蜻蜓点水,浮光掠影;从具体的内容看,仅“古代诗歌中有哪些‘形象’”就不是一节课所能认识完整或解释清楚的。这样的一堂课,看上去什么都涉及了,学生好像也在教师的讲解中听得津津有味,似有所得,但如此大的信息量,学生是不可能完全掌握的。这就涉及教学的“能效”问题。
  “能效”是一个物理名词,它指的是“物质的能量效益”。迁移到我们的语文课堂教学,应该指的是我们对教学目标设计和确定的精准度,教学内容的鲜明性,教学方式方法的恒常与变化,教学元素的不断优化重组,也就是说,要使我们课堂教学的每一个要素和环节都发挥出最大的效能。如果我们只是一味地去追求所谓的容量,而不去考虑教学的“能效”,不让学生有主动参与的机会,不让他们有自我思考的时间,有整合思维的空间,对学习内容有一个整理、消化、吸收的过程,对文本阅读有自己的揣摩、体验和感悟,要想达到课堂教学的“有效”又怎么可能呢?
  课堂教学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教师和学生用口头语言或书面语言就能理解或表述清楚的问题,教师却为了形式的需要准备了大量的幻灯片,声光色齐全,眼花缭乱的同时却使真正的问题淹没于信息的汪洋大海之中;能通过教师的简单讲解一下子就能让学生去理解的问题,教师却偏偏要让学生去“小组讨论”,去“合作探究”;学生通过自己的阅读和思考,或者通过合作、探究的方式能自主解决的问题,教师却大讲而特讲,直讲得学生昏昏欲睡,有时竟然会出现“你不讲我还明白,你一讲我倒糊涂了”的怪现象;《语文课程标准》的“教学要求”中明明不作要求,学生理解起来有很大困难,且对大部分学生的发展意义不大的内容,教师却好像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水平,讲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所有这些,课堂教学的能量消耗很大,但教学的效率却很低。
  有一位特级教师上传统课文《游褒禅山记》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没有采用已成“定论”的一些“教学目标”:如“即事明理,叙议结合”,如“前后呼应,紧密相扣”等等,而以研讨“游山与治学处世”两者的内在联系为教学的切入点。这样做,既体现了文章写作的本意,又紧紧抓住了文章的核心内容,使得教学主干突出,重点明晰。在教学过程中,他先以梁启超对《游褒禅山记》的评价为突破点,从“学人治学”这个角度,引导学生对文本进行研习:游山好比治学,治学又好比游山。在教学的引导上,他又以《古文观止》中对《游褒禅山记》的评价作为延伸点,使学生的文本阅读过程既有序而又不枝蔓。在这两者的基础上,最后他让学生从“知人论世”的角度去阅读文本,将政治家王安石的形象凸显在学生的脑海中,这使得课堂教学中对文本的阅读有了一个升华点,使学生对政治家王安石和文学家王安石有了较为清晰的印象。用这样的角度和视野来研习文本,吸收了前人的研究成果,注入了时代内容,注重了学生的阅读体验,课堂教学效果显著。
  由此可见,语文课堂教学的“能效”问题,可以从下列五个层面来认识:
  一是教学目标制定要准确,“教什么”在任何时候都是最重要的;
  二是教学内容确定要精要,教学主题要突出,做到“中通外直,不枝不蔓”。课堂教学当然需要“拓展”,但要以课内拓展为主,要选择与学习内容相同结构主题的来进行,语文课上一些“穿靴戴帽”式的不能和教学内容有机结合的所谓“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培养”要坚决舍弃;
  三是教学方式与手段要优化,“教学有法,教无定法,贵在得法”,选择最直接、最适合学生和教师、也是最有效的方法组织学习,不能搭“花架子”;
  四是教学程序要简化,“眉目清秀”,步骤明晰,不把有限的学习时间花在五花八门的程式之中;
  五是训练内容要精选,课堂中讲与练要指向一致、紧密结合,所设置的问题要能够有效促进对学习内容的认识、理解、掌握和深化以及学习能力的形成;同时,对“练”的理解与认识不能只停留在“静态”之中,而应该更多的是“动态”的“练”,做到“读、思、练”相结合,着重训练学生的思维能力。
  三、“有效”与“长效”
  
教学实践中,我们还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教师的教学在一个时段里对学生的学习是有作用的,比如,通过一节课的学习,学生完全掌握了教师所传授的学习内容和思维方法,用通常量化检测的方法也能取得好的成绩。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再来对学生进行检测,就会发现,有许多学生的成绩并不理想。甚至在一节课上,学生的课堂反映非常好,积极思考,主动发言,气氛活跃,但是课后让学生去完成相关作业,却不如人意。以文言文词语教学为例,教师引领学生把一篇课文中应掌握的文言实词和文言虚词都找了出来,师生在课上共同对这些词语结合语境进行了解释,当场的学习效果很好,但一碰到虽是同一个词语但其语境不同的情况时,学生就手足无措了。甚至于,学生在教师的“教”之后,文本理解能力、考试能力都是非常强的,但让他们一接触到社会现实问题,让他们用书本知识来认识、思考、评价和解决一些生活现象,他们就无从下手了。这就涉及教学的“长效”问题。
  顾名思义,“长效”是指“可以长时间发挥效力的”,教学中的“长效”应是指我们的教学要求,要让学生得到“内化”,真正使学生形成能力,养成品格。教学中学生的自我揣摩、自我体验、自我感悟是非常重要的,知识的建构,现象的归纳,规律的总结,方法的选择,其主体应该都是学生,教师的任务应该花在如何引导学生去形成这些能力上,而不是包办代替,越俎代庖。
  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取决于教师的教学思想和教学能力。一方面有的教师教学搞急功近利,目光短浅,“教什么考什么”“考什么教什么”的现象还较为普遍,不能着眼于学生的终身发展来组织教学内容,来培养学习能力;另一方面有的教师教学能力不高,教学中囫囵吞枣,生吞活剥,不能举一反三,不能实行知识和能力的迁移,不懂得用联系和发展变化的观点来引导学生学习。这就致使学生的学习处于一种浅表性层次,难以深入和延伸,升华和长久。
  听一位语文特级教师介绍他的教学经验,他从不为了学生的考试而教,但他的学生考试成绩却总是最好的;他所教的学生不但语文学习好,而且参加各种活动都能屡屡获奖,素质很全面;他所培养的许多学生到了高校甚至走上社会后都有很好的发展。原因就在于他所传授给学生的是语文学科的综合素养,是学生终身学习和发展所需具有的品质和能力。我们来看他布置给学生的一份学习清单:每天读一首古诗,每天积累一个成语,每天背诵一句古典名句,每天阅读一篇优美的时文,每一节语文课都有“三分钟课前演讲”(演讲后学生点评),每周写一篇随笔,每一学期组织一次诗歌朗诵会或辩论赛,每一次假期阅读一部或多部文学名著并组织“读书报告会”(评出“优秀读书报告”),每一学期出一期“报纸”(电子稿手抄报),每一学期做一次社会调查,每一学期完成一个“研究性学习”课题,每一学期每一个学生都要上讲台自己“讲课”,每一学期帮学生出一本“演讲集”和一本“优秀作文集”。可以说,这位教师所进行的每一项教学活动,都是从教学的“长效”来考虑的。
  实施“长效教学”,我们应有这样几点认识:
  一是教师要有宽阔的课程视野,要有驾驭课程、解读文本的能力,要有高超的教学技艺,既要有为了学生的终身发展而奠基的现代教育思想,也要有“以学为基点”又“以学为归宿”的基本教学理念,要在发展学生的智力因素的同时,发展学生的非智力因素,让学生得到全面而健康的发展;
  二是教师要有这样的追求:学生在每一节课中都有变化,在每一节课中都有发展。“积少成多”,“积小胜为大胜”,长期追求下去,就能形成学生变化与发展的“长效机制”。如果通过我们的教学,学生对学习内容的认识没有发生如何变化,学生的认知能力和思维水平没有得到如何发展,学生的学习、思考、分析、探究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学生的情感、意志、品质等还停留在原先的层次上,那么我们的教学就是“低效”的、“无效”的,甚至是“负效”的;
  三是教师的课堂教学要有学科领域意识、课程意识、教材意识,不能把一节课的教学就只局限于一篇课文、一个专题、一个板块、一个模块,既要见“树木”,也要见“森林”。教师的备课要能够站在学科领域的广度、课程的高度、模块的厚度上,去钻研教材、钻研课文,用备一本书和备一套教材的思想来备好每一节课,组织好每一次的教学活动。这样,教学中就能游刃有余,左右逢源,四面出击,每战必胜。
  综上所述,语文课要实施“有效教学”,就得在教学的“实效”“能效”和“长效”上下功夫,“实效”“能效”和“长效”是支撑“有效”的三个维度,离开了其中的如何一个,“有效教学”就“岌岌乎危哉”。同时,这三个维度又是一个相互作用的有机整体,“实效”是“有效”的基本要求,“能效”是在“实效”基础上的提高,“长效”则是“实效”和“能效”有机结合后的理想状态,他们共同作用于我们的教学过程,为我们的“有效教学”奠定坚实的基础。我们只有始终坚持“实效”“能效”和“长效”的教学追求,才能真正实现“有效教学”,并在此基础上,向教学的“高效”乃至“优效”的美好境界迈进。由此,我们也就真正构建起了“理想课堂”。